燈謎魔界一年半|余文輝醫師的燈謎故事|為台中謎學會四十週年紀念專輯添熱鬧

       IMG_0342.jpeg

       嚴格來說,我是一位不純的謎友。

      只是,正當同學少年,曾瘋狂過一陣,也算很早就曾在謎魔界廝混。那天,在康維人大師家又巧遇謝榮貴謎長,不嫌我這小逃兵,藉這台中謎學會四十週年之時,讓我將塵封生鏽的故事,拿來曬一曬。

      第一次猜謎,是我高一元宵到遠東百貨猜謎,我跟死黨共猜了一條,覺得遜又覺得趣,不甘心也不死心,恰巧,隔天報紙又登了台南武廟的詩社舉辦猜謎會,初生犢又衝了去,那天,剛好是黃大倬老師在左側主燈,我面對著滿牆謎面完全摸不著頭緒,還好,有幾題猜射高中國文課本及古文觀止的謎題,我馬上飆上腳踏車回家取書,死拚活湊地胡亂猜射,黃老師也不厭其煩地偷偷提點,我坳對了三題,拿到正式謎會的小獎品,也開啟了我一年半奇幻的燈謎之旅。

      黃大倬老師是我的啟蒙老師,他教我先從哪幾本謎書看起,如何準備謎材資料,如何從謎面推敲線索,手把手指點我一條又一條的謎作,也帶著我四處去闖謎場,去長見識。

      那時候,我幾乎謎會能到就到,每役必與,也很幸運遇到了許多前輩及高手。

      當時,王火山老先生曾對我有非常多的鼓勵,讓青澀的學子彷彿被加持般,膽子壯大了不少,他也幾次或公開或私下地讚讚他口中的小才子,在這麼多年過後,哲人日遠,小子變成老子,我心中還是甜甜無限,有幸能讓前輩看上一眼。

       另一位,那可是貨真價實的才子:康維人大師。那些日子,只要謎場上,我總想膩到康老師身邊,看他表演從大袋子裡拿出一個個空袋子來裝獎品,聽他深不可測對典故的理解,一手優雅書法,一陣陣狂朗笑聲,一題題絕妙好謎。那時,年輕的腦袋裡想著:怎麼會有這樣的怪咖!

       好吧!那我也來做點瘋狂事:於是,南一中成立第一個高中燈謎社團,黃大倬老師成了社團的指導老師,那年,辦了校慶燈謎大會,也讓謎作擠進了南一中青年校刊,陽春白雪的謎原來也可趾高氣昂。

       那年,也蒙高雄謎學會陳聯松先生願意冒一個險,讓高二的我站上鳳山三鳳宮學生組的主燈台,這在當時可是破紀錄的,年輕小伙子主稿的新聞也堂皇地上了報紙。當然,這些紀錄這幾年已也被幾個國中級的高手給翻新了,所謂後生可畏才人代出,有如多年前的我聽到的話語。

      瘋狂的事到了高三就回到了現實,一年閉關,讓我到了台中讀書,之後,人好像從謎圈失蹤了。好像,中間只參加了一次全國燈謎大會的現場紙上猜謎,也幸運地矇進名次,然後,我又進入了尋人啟事的名單。

      轉眼間,被逮到也很榮幸被邀請在台南市謎學會三十週年會慶擔任主燈,那天,在座有許多我的前輩及老師,這麼多年,他們依然熱愛著猜謎,讓我這中途失蹤落跑的有些不好意思,那天,在座也有許多我的學弟及後輩,他們猜謎勁道十足,充滿活力,讓我想起以前青澀少年的我,也曾在棚下大聲唱答搶猜。

      久無猜射,彷彿劍入繡鞘,顧茫茫,思茫茫,只好湊和製謎湊湊熱鬧,彷彿參加一個熱鬧的祭典,其實是非常開心的,之前製謎,力鈍作不出巧謎,又怕各路高手亂箭伺候,現在看來,總覺得作品又斧鑿又曲折,不過,也算一路痕跡。

      台中謎學會是相當有活力的團隊,幾位謎長又熱心又能量飽滿,對我也不離不棄。恭逢盛會四十,就讓拙作獻醜。

 

 

余文輝醫師燈謎資歷

第二屆全國紙上燈謎大賽優勝

南一中校慶燈謎大賽首獎

南一中燈謎社社長

高二主燈高雄三鳳宮燈謎學生組(為該時年紀最輕主稿者)

  

開心房藝術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